中国当代文化的“上戏现象” 查国钧 -
查国钧

上海戏剧学院是一所培养戏剧专门人才的高等艺术学府,然而在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上戏的毕业生中出现一大批享誉我国乃至国际的著名美术家和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他们人数之多,影响之大,成就之高,而且集中出于一所学校,因此引起了各界关注,“上戏现象”一词由此而生。

“上戏现象”自本世纪初开始就在上海美术界以至全国美术界引为佳话,人们在思考“上戏”这个培养戏剧表演的高等学府为什么能出现这种不寻常的群体,其教育理念和方法,社会环境在我国文化的大背景下,这些人才培养机制有怎样的借鉴意义,对社会文化艺术的发展有怎样的作用?这就是“上戏现象”就给我们深刻的思考和总结,特别是它的特殊性,正如北大朱青生先生提出的:中国有两大戏剧学院,其学科设置基本相同,绘画师资北京可能比上海强大,但为什么唯“上戏”能出现“上戏现象”这就是我们研究机构要特别研究的热门话题。这实在上海美术史以及中国美术史上需写上重重一笔。

(一)“上戏现象”代表人物聚集:(人员和内容有待增减与补充)[按毕业年届编排]

附:代表人物的选定标准:国家级、上海市美术机构获奖者、国际艺术节组织、参与、获奖者、特殊贡献者。

孔柏基:“上戏”原舞美系书记,美术系主任书记,著名油画家,现居纽约。

陈钧德:1962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著名油画家,现居上海。

张祖英:1963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著名油画家,策划人,中国国家油画院秘书长,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

查国钧:1967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著名油画家,原美国华人油画学会主席,中国民族文化促进会海外理事,上戏客座教授,研究生导师。

  山:1968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著名油画家,“85美术新潮”发起人。现居纽约。

张华胜:1968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浙江省中国画院院长,中国著名画家。

张雷平:1968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中国著名画家,上海美协副主席,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

宋玉麟:1969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中国著名画家,江苏省中国画院院长

戴恒扬:1969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著名油画家,教授。“希望田野上”获85年中国油画金奖。

胡项成:1976年毕业于“上戏”服装设计专业,当代著名艺术家,上海双年展策划人。

黄阿忠:1976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著名油画家,教授。

俞晓夫:1978年毕业于“上戏”美术系油画专业,原上海油画雕塑院副院长,中国国家油画院特聘画家,上海美协副主席。

周长江:1978年毕业于“上戏”美术系油画专业,原上海油画雕塑院副院长,中国国家油画院特聘画家,上海美协副主席。

张健君:1978年毕业于“上戏”美术系油画专业,当代著名艺术家,美国纽约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现居纽约。

  宏:1978年毕业于“上戏”美术系中国画专业,著名艺术家。现居加拿大。

周氏兄弟:1978年结业于“上戏”舞美绘景进修班,当代著名油画家,美国芝加哥“周氏兄弟艺术基金会”董事长,现居芝加哥。

  箴:1982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著名艺术家,1982年留校任教,后赴法留学,毕业后任法国国立南锡美术学院教授,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可做教授,巴黎造型艺术高级研究院教授。

王纯杰:1982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当代著名艺术家,曾任香港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香港艺术发展局主席,现为宝龙美术馆总馆长。

郭润文:1982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当代著名油画家,中国国家油画院执行院长,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广州美协副主席,广州美院造型艺术学院院长,教授。

林永康:1982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中国国家油画院特聘画家,当代著名油画家。

  忧:1982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当代著名艺术家,现居纽约。

  晶:1983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当代著名艺术家,副教授,上海戏剧学院绘画教研室主任。

曲丰国:1983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当代著名艺术家,上海戏剧学院副教授。

蔡国强:1985年毕业于上戏舞美设计专业,1986年赴日,1995年移民纽约至今,1999年获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国际金狮奖,2001年获第20届福冈兖州文化奖,连续多年被英国权威艺术杂志ArtReview评为世界艺术界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位艺术家之一。

  松:1988年毕业于“上戏”舞美服装设计专业,当代著名油画家。

(二)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思想解放运动,到目前的中国当代文化大发展过程中,无论在自由运动前到自由运动后,85艺术新潮,中国当代艺术,在各种不同的大小有影响的国际、国内的大型展览和实践活动中,均出现一大批“上戏”的学子,其中有不少为领军人物。在各种大小的学术研讨和论坛里也有“上戏”这样的声音,“上戏”为什么能出现如此的现象,从这些现象中将获得怎样的启示?是十分值得研究和深入总结的。由此初步汇总以下8个方面。

启示:

综合艺术环境,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的学术氛围。(具体内容有待细化)

宽松的教育空间,宽广的学术舞台。(具体内容有待细化)

多远的师资队伍,特别擅于运用外界资源。(具体内容有待细化)

海派文化的积淀,海上经济文化的交融,海纳百川的气派与手笔。(具体内容有待细化)

资料库(文革前后上戏图书馆和艺术资料库也是上海以及全国特别齐全的艺术资料库,以及一流的管理人才)。(具体内容有待细化)

校风、班风。(具体内容有待细化)

时代机遇,生源素质和领军人物,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具体内容有待细化)

美术系的加入,1972年后上戏增设了美术系,是集中当时优秀的教员和一批优秀的生源。(具体内容有待细化)

综合艺术环境,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的学术氛围

戏剧学院——以表演、导演、戏剧文学、舞台美术四大系科组成,它们是互相关联、相互渗透、相互交融的艺术综合体,集中视觉艺术的各种手段相互影响、相互给力和借力来完美创作。

舞台美术是存活于戏剧艺术这个综合学科中,除学习掌握自身造型能力和手段、修养外,也需要强化丰富文学、戏剧、音乐、表演的知识和能力。所以在舞美培养的方法,学习的范围,学习的内容均有很大的特殊性,它知识面要求之广,表现手段多样,艺术风格多变都是超越一般美术学院的。所以这个综合环境给予舞美学子有很多当代艺术的学养和精神内涵。

时代发展,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现当代艺术的生和发展,改变人们的艺术审视规律,使很多的中国舞台美术学者从后台走向了前台。他们的创造力一旦独立存在和鲜明强化,它将自觉和不自觉的在当代艺术中“个性生命特征”——“上戏现象”。例如,陈箴在上海首届双年展开幕式后跟我说:“我把舞台美术独立出来了,个性化了”。我说:“你是在搭一个布景,你给了它独立的生命,独立的视觉效果,独立的思维内涵”。“是化入,又化出”。……

所以,多元学术环境,综合的艺术思维,造就当今现代艺术的大美术中异军突起。

宽松教育空间,宽广的学术平台

舞美除了必须的造型能力(绘画手段、雕塑手段)它集工艺美术、环境艺术、公共艺术、建筑艺术、影像艺术、装置艺术为一体的专业知识和杂家。

它的造型基础训练要求是少而精。而形式、风格要求很宽泛。所以它的教育空间特别宽松、多样。因为它的使命是为戏服务。学术平台相对要广阔,知识面和表现手段更为多样和繁杂。它设有布景课、绘景课、模型制作、平面制作、服化设计、灯光设计、影像制作、气氛营造制作等等非常独特的造型手段课程,是一个特别繁杂的学术平台,所以它除了课堂教育外,更多的利用社会教育、专题教育,广泛邀请各方面的只是专家的讲座。它是一个实践教育重于理论教育的平台。所以对日后形成当代艺术家也创造了难得的潜能。

我一直很喜欢上戏的学术环境,校园不大,但很精致,各科系互通,似一个互相紧扣的大家庭。一个学科以多个分支存在,相互影响。古今中外的戏剧形式、知识结构、处事风格,造就了不同的自由创作的能力。在文革前,特别封闭的学术大环境下,戏剧学院也很活跃,所以以后在文革左的思潮中被称为“封资修”的大染缸。从80年代以后,开放的春风重新唤起良好的学术环境,开放学术氛围使之更为强劲。

三年前蔡国强在上戏的演讲中谈了一个体会,他说:“在上戏学生时代,老师一直要求艺术创作的过程要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创作构想中一定要出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招’,而我们学校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空间、环境特别鼓励我们出怪‘招’”。裴晶老师也说:“我们戏剧学院这个学术环境的自由度要在别的地方早被扫荡了,肯定抗不住,全瞎了……我概括成功的艺术家是批判创新,不伪善”。所以上戏是上海以至国内少有的良好自由创作一个空间和艺术氛围。

多元的师资队伍

1958年后全国院系调整,上海戏剧学院是上海市唯一一座上海的戏剧大学,也就集中了当时全市以及全国一流的美术教师。

上戏历年绘画师资一览表:

周本义、闵希文、杨祖述、孙浩然、王庭琪、陈从周、胡妙胜、曹国强、徐甫堡、孔伯基、胡若思、蒋有作、高生辉、陈景和、廖炯模、郑起妙、陈文富、雷志能、陈麦、庄宝华、方世聪、林曦明、陈钧德、查国钧、李山、胡项城、戴恒扬、王邦雄、裴晶、曲丰国。

外聘教师:刘海粟、林风眠、吴大羽、颜文梁、陈从周。

《“上戏现象”不仅仅是个现象》

周兵 上海艺术研究所所长、《上海艺术家》杂志主编

上戏现象仅仅是个现象吗?我想说的仅仅是三句话。为了相对说得清楚些,这三句话可能会长了些。
       
第一句话:我不是上戏人今天被上戏了。承蒙上戏领导的错爱,特别是杨青青教授乱点……”到我的软肋,当然我也很清楚我所服务的单位--上海艺术研究所给我带来的这份荣幸,让一个从不演戏的人站在这个舞台上戏了,而且是在上戏70周年庆典这样一个专业的舞台上戏,这仅仅是个现象吗?(现象词汇的解读)我以为不是,这是活生生发生在大家面前的现实!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现象下所诞生的现实说这仅仅是个现象吧!

这也是我要讲的第二句话:上戏现象不仅仅是个现象,是现实。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或许更早延续到本世纪当下的一个活生生的现实。今天台上(当然除我在外)和台下,乃至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国,一个个上戏的个体,以及这个体所形成的一个个群体,这都是不争的事实。我虽然不是上戏人,作为上海艺术研究所的一员,每每在艺术研究的课题中,次次在为《上海艺术家》杂志这本即将更名为《上海艺术评论》杂志组稿时,上戏人不时会一个个不断出现,上戏事会接二连三跟来。这种在艺术领域屡见不鲜的事,与其说是现象不如说是现实更为贴切。

这也是我想说的第三句话:上戏现象这个跨世纪的现实极具研究价值。因为是现实,所以不仅仅具有研讨的价值,也应为是现实,更具备研究的基础。我认为,今天的研讨仅仅是个开始,我想向上戏院方和在座的上戏人提议,把今天的研讨作为研究的思路前戏,作为一个上戏现象研究的开端。虽然我不是上戏人,也不仅仅因为今天被上戏了,心血来潮的逢场作戏做这样的提议!当然,我还想坚持我的看法,在前面两句话后继续再这样说,现象可能是虚幻的,现实却是活生生的!以往我们为了赶上或为了进入世界前列,只顾着往前再往前的赶着,没来得及稍作休息梳理梳理成败得失。事到如今,上戏已经七十年了,已是一个跨世纪的耄耋老人,有资格摆摆事实说说成就了,不是为了炫耀为了显摆,而是为了再做更大的贡献壮心不已!无论在艺术领域还是在教育领域,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从社会角度,上戏现象决不仅仅是个现象,是现实,是鲜活的现实!你匆匆一瞥可能错过其辉煌的亮点,你细细梳理心头会愈来愈亮畅!上戏七十年是值得我们骄傲的,是值得中国艺术领域骄傲的!这不仅仅因为我今天被上戏了这么说,而是因为上戏现象不仅仅是个现象,而是具有深厚艺术历史底蕴跨世纪的,印证着传统、现代和当代痕迹,并将昭示未来的活生生的现实!

查国钧
观点 View
上海戏剧学院是一所培养戏剧专门人才的高等艺术学府,然而在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上戏的毕业生中出现一大批享誉我国乃至国际的著名美术家和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
克里斯托夫•莱普奇(Christoph Lepschy)
在慕尼黑室内剧院排演《非常高兴》(Totally Happy)时,导演兼编舞田戈兵就一再强调要“寻找情绪”
 
                                   
 
版权所有 2012-2014 上海戏剧学院 E演学刊 Copyright © 2012-2014 Shanghai Theater Academ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