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院校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培养方案研讨 张敬平 -
张敬平

      引言

        随着计算机技术的不断发展,在西方的20世纪50出现了数字媒体艺术。在20世纪最后10年间,在舞台剧,舞蹈和表演等领域,计算机技术扮演着一个充满活力和日益重要的角色。在交互装置、互联网等领域出现了新的戏剧形式和表演风格。加拿大的著名导演罗伯特.勒帕吉(Robert Lepage)开始尝试在一些舞台剧作品中通过屏幕投影数字化操作图像,环绕着舞台上的演员。美国的格特鲁德斯坦因话剧团(The Gertrude Stein Repertory Theatre)和英国的Kunstwerk-Blend公司合作,将视频会议系统搬上了舞台,实现了远程的演员和本地的演员同台表演。网络摄像机,网络广播和虚拟环境(MUDsMOOs)为现场表演和网络交互表演提供了新的形式。1

       直到21世纪初期,新媒体舞台剧目开始进入我国,我国一些艺术家也开始尝试在舞台艺术创作中使用新媒体技术。随着智能终端技术应用的快速发展与普及,信息技术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戏剧艺术源于生活,戏剧艺术的创作也在发生转折。培养具有信息技术素养的戏剧艺术创作的复合型人才也逐渐受到各高校的重视。

       上海戏剧学院于2004年开始从事新媒体技术在舞台艺术创作中的应用研究与创作实验,并与同年12月正式成立了上海市多媒体虚拟空间合成重点实验室。同时,国内一些艺术院校开始开设了数字媒体艺术艺术相关专业。上海戏剧学院于2007年开设了媒体创意专业,2013年正式改名为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本文主要是从戏剧专业院校如何建设好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出发,结合几年来相关专业的教学总结和上海市重点实验室的数字舞台艺术的科研与创作项目的实验经验,谈谈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培养方案的几点思考。

        突出特色,明确专业培养目标

        数字媒体艺术是一个利用新的数字媒体技术进行艺术作品创作的新艺术流派,它包括数字艺术、计算机图形、计算机动画、虚拟艺术、网络艺术、交互艺术、视频娱乐、数字表演艺术、3D打印和生物科技艺术等等。2数字媒体艺术是文化、艺术和技术的交叉与融合,这就决定了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的独特性——宽口径、跨学科的,技术与艺术结合的新专业。

 21世纪以来,我国很多高校相继开设了数字媒体艺术专业。从教育部公布的备案开办该专业的高校名单来看,综合大学以其多学科优势捷足先登;艺术院校总体介入较晚,显示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的技术取向,行业和理工科院校较为领先。3上述这个现象正是我们所关注的,我认为既然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是跨学科的技术与艺术相结合的新专业,那么该专业方向的定位无非是重技术或重艺术,专业培养目标如何偏重要结合学校自身的特点和优势,培养出符合学校特色的又符合市场需求的复合型数字媒体艺术人才。比如,戏剧院校专业性强,专业具有独特的和特点和优势,技术相对于综合性院校是劣势,所以戏剧院校开设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就不能跟风或随大流。在确定新的专业定位和专业培养目标上,一定要结合自身的特点,利用现有的传统学科优势,扬长避短,将学校的已有的优势学科相关要素融合到新办的专业发展上去,这样才能办出本校特色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的特色来。

我们上海戏剧学院是专业性强的戏剧艺术院校,传统优势在于舞台表演艺术类专业。同时,我们学院的虚拟实验室从2004年以来一直从事数字演艺创作研究与实验,积累了丰富的数字化演艺创作项目的经验和成果。目前该实验室已经批准为文化部数字演艺集成创新重点实验室。该实验室可以为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可以成为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教学实践基地。因此,经过几年专业教学探索和数字演艺创作实验,我校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的培养目标明确为:以艺术创作为导向,以技术为辅助创作手段,侧重培养具有数字媒体技术素养的舞台演出艺术设计创作人才。它既突出了我校戏剧院校的特色,又能融入和发挥我校演出艺术的优势。

        开放理念,制定科学课程体系

        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是一门新的专业,在我国发展不到20年,但市场对数字媒体艺术人才需求很大,专业发展势头也非常活跃,该专业的知识更新速度也较快,这对于该专业的教学模式也是一种挑战。数字媒体产业不断高速更新,而教育要先行,这就要求相应的专业教育必须有超前意识,否则就会出现教育与产业的脱节。因此,制定和规划一个科学的合理的专业课程体系尤为重要。下面结合戏剧院校的特点提出制定科学的课程体系的几点建议:

1、课程体系要贯彻统一目标和设计原则

数字技术的特点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数字媒体艺术设计及其专业开设的同质化。比较各院校在人才培养定位、课程设置、教学内容安排等方面,就会发现相互模仿以至逐渐趋同的现象比比皆是,课与课之间式碎片连缀,课程设置多为拼凑和叠砌,看不见贯穿其中的教育理念和统一的课程设计原则4戏剧院校开设数字媒体艺术专业较晚,应以前车之鉴,吸取教训和总结经验,结合本院校优势和特点,避免模仿和趋同,才能培养出有特色的,符合当代戏剧领域需求的复合型数字演艺创作人才。要围绕实现专业培养目标,制定科学课程体系。不能目光短浅,因已有师资因人设课。四年本科的专业教学计划,要有统一设计原则,要求课与课之间内容相互衔接。

以上海戏剧学院数字媒体艺术课程体系设计为例,四年的专业教学计划以培养数字演艺设计创作人才为目标,从专业基础课、专业课到创作课都始终贯穿两条主线:数字媒体内容设计与创作主线和投影设计与实验主线。前者是从2D3D,从概念创意设计到场景设计、元素设计、动画设计等内容设计与创作,让学生学习和掌握数字舞台艺术中内容设计、创作与合成的方法与流程,解决数字演艺设计的一度创作问题;后者是从投影设计到投影与戏剧,从投影材质训练、投影与戏剧空间设计到交互投影与戏剧表演等舞台空间合成与创作实验,让学生学习和掌握如何在舞台空间利用数字影像来营造和表达戏剧氛围,如何让平面的影像与真实空间的材质结合,拓展现有舞台的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展现数字戏剧的优势与魅力,解决数字演艺设计的二度创作问题。如下图所示:

2、加大通识课程比例,注重艺术人文素质培养

近期柏林喜歌剧院出品的莫扎特最具有代表性的歌剧《魔笛》在上海大剧院亚洲首演上演。剧中没有传统的舞台设计和灯光设计,仅用了一台4万流明的投影。用精心设计的影像代替传统舞台布景,用投影仪投射出光线的色彩和强弱变化来替代传统灯光,渲染舞台气氛,正如韩生教授所说《魔笛》新媒体方面确实完美,然而其成就远不止于舞美技术展示出的高度。《魔笛》的成功正如它的导演之一,新媒体艺术家苏珊.安德拉德所说作品一定要原创,好的作品最终要靠作品形象所表现的情感和内涵来打动观众。因此,数字媒体艺术设计的核心是创造性,新颖与独创是其显著的特征。数字媒体技术应用到舞台艺术创作中,也需要创新,是内容的创新,艺术表达形式的创新。技术在舞台上应用的新奇感,不能表达艺术的本质,不能打动人的心灵。数字媒体艺术创作人才要有较深的艺术文化素养,才能准确把握艺术作品的内涵和情感。

戏剧院校肩负演艺领域的数字媒体媒体艺术人才的培养,要注重学生的艺术文化素质的培养,加大通识课程的比例。该专业的艺术人文素养模块的课程设置要突出。建议加入传统文化类、文学素养类、基础美学类和艺术史论类方面的课程。使学生在专业知识的学习过程中有史可鉴,有理可循,从本质上理清专业学习的思路,奠定坚实的专业学习的理论基础。同时,还要强调本校的优势学科。戏剧院校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主要侧重为舞台演出艺术领域培养复合型数字艺术人才。该专业学生必须补充一些其他相关学科的课程知识。比如上海戏剧学院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就加入《戏剧写作》《表导演艺术》《舞台设计基础》和《灯光设计基础》等等课程,让学生了解戏剧艺术的基本知识以及戏剧写作、表导演、舞台设计和灯光设计的基本方法和工作流程,为日后进行综合戏剧演出艺术协同创作打下基础,也让新专业融入传统的优势学科,得到快速健康发展。

3、引入网络课程体系,弥补技术教育短板

在新媒体技术越来越多地涌入戏剧,在此背景下,既有的戏剧形式已经不能充分反映当代人对世界的体验和感受,戏剧和舞台美术不可避免地要应对必然的变化。5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先驱者不断地进行新技术融入戏剧的创作实践,产生了越来越多全新的舞台艺术表现形式。技术与戏剧艺术结合产生无限的可能性。戏剧艺术需要拥抱技术,技术又日新月异,然而技术是戏剧院校的弱势,这给该专业的课程设置带来挑战。如何利用现有的师资开设好技术课程呢?笔者认为,戏剧院校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的课程设置中不应开设大量的计算机技术基础课程,建议充分利用丰富的网络课程体系中的技术基础课程。像“MOOC”“好大学网易云课堂等,都有很多优秀的技术课程资源,如:photoshopillustratorPremiereAfter effect3Dmaxmaya等等。只要做好网络课程的选择,将选人的优秀课程纳入到专业教学计划中,设计一套考核机制,给于一定学分。这样,这些课程不需要占用专业教学计划的总课时。同时,我们可以将精力重点用在设计相应的技术工具创作类课程,让老师在这类课堂上指导学生利用网络课程中学习到的工具和技能进行艺术创作,掌握艺术创作方法和创作流程。这样既弥补了戏剧院校技术短板,在教学上又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目前还没有戏剧院校将网络课程体系纳入专业教学计划中,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具备这个特点,可以作为试点专业,这是一个教学创新。笔者已在高年级的教学实践中尝试过这样的教学模式,教学效果很好。

4、将工作室纳入专业教学环节,实现个性化教学

艺术人才要求具有独立的创作个性。如何没有了个性,人才也就缺乏独立的创造性,这是一个基本要求。数字媒体艺术人才也一样,只有具备独立的思考特性,艺术创作才能充满新意,才能独具特点,才能体现原始创新性。上述《魔笛》的成功也归结于创作团队的艺术家们对原剧目的独特的理解和新媒体视觉语汇的创新性探索。

笔者认为,相对于日常的课堂教学而言,教师工作室可以起到个性化教学的作用。将工作室纳入到专业教学环节中。工作室都是由某个,或某几个老师领衔的专业工作室,与课堂教学不同的是,在工作室里,老师可以是师傅带徒弟方式对学生进行个性化指导和帮助,带着学生一起从事教学科研项目或演出创作项目,学生可以全方位地得到个性化的培养和锻炼。对学生的个性化塑造和培养有利。

具体操作上,建议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在某个学期选择加入某个工作室,参加工作室老师的科研与创作实验。学期结束或项目结束,由工作室老师给学生进行评定成绩,成绩合格者与选修课一样给予一定的学分。

笔者单位教务部门也高度重视工作室在教学实践中的作用,从2013年开始就进行了这样的尝试,笔者也作为新媒体艺术工作室的指导老师之一,指导了不少高年级的学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同时,既然工作室是传统教学的一个有益补充,希望院校进一步加大工作室的建设力度和广度。在职能部门的指导下鼓励更多的青年老师开设工作室进行各种创新实验,为学生提供更多的个性化选择。

5、创作课程项目化,强化应用实践环节

数字媒体艺术专业还有一个重要的特性就是具有很强的实践性。院校应该重视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教学实践基地的建设,强调产学研的结合。上海戏剧学院的多媒体虚拟合成重点实验室建设,得到了文化部、上海市科委、教委和校领导的充分重视和支持,成为该院校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的教学实践基地,为该专业的教学实践和创作实验提供了优越平台和技术保障。利用实验室这个平台,学生可以参加很多社会创作项目和国家级省市级科研项目,让学生在项目的实践中得到了锻炼和提高。

同时,建议院校重视数字媒体艺术专业与院校其他专业实践环节的融合,让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的学生加入到毕业大戏的项目创作实践中去。

        同修技艺,加强教师队伍建设

        数字媒体艺术是一个宽口径跨学科,是技术和艺术相融合的新学科,这就需要一批具有较强的技术素养和坚实的艺术素养的复合型教师队伍。教学实施过程中,站在艺术创作的角度,一个既懂艺术又懂艺术的骨干教师才能给学生讲解不同的技术有不同的特点,不同的技术可以实现什么样的艺术效果,需要什么样的应用环境等等,让学生了解如何利用计算机技术为艺术创作服务,成为艺术创作的辅助手段;站在技术实现的角度,告诉学生如何改变和创新艺术创作方式和流程,将技术特点融入到艺术创作中,充分发挥技术的优势,增加艺术作品的表现力和多样性。帮助学生将技术与艺术知识串通起来。

目前情况并不理想,很多高校开设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师资队伍建设初期都是由若干个计算机专业老师和艺术专业老师拼凑而成,往往造成技术艺术教学各自为政,传授给学生的知识都是碎片化的,这对复合型人才培养不利。在西方发达国家,从事数字媒体艺术教学或创作的工作者,往往都是懂艺术的技术爱好者,或是懂技术的艺术爱好者,都具备技术素养和艺术素养;而我国目前同时具备较强的技术素养和坚实的艺术素养的复合型教师人才匮乏。这个现象也可以理解的,相比于西方发达国家,我们国家的9年义务制基础教育缺乏通识性素质教育体制和引导,以应试教育为主导,学生早早就偏科,分为理科和文科。基于这个现实,笔者建议从以下几点建立机制,让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教师同修技艺,加强教师队伍建设:

1、组建一个知识结构复合型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教师队伍。目前缺乏复合型教师,我们可以先组建一个具有不同专业背景的知识结构互补的教师队伍,让教师团队成为复合型。

2、建立有效机制,鼓励教师不断学习。数字媒体艺术教学的开展,取决于师资队伍的建设。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拓宽视野,更新认识和知识是关键。尤其是数字媒体艺术这样一门跨学科的新兴学科,更需要专业教师们个人不断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完善知识体系结构,及时跟踪数字媒体艺术的发展动态,通过科研与创作实验,站在一定的高度掌握最新最前沿的信息与应用。光有复合型教师团队是不够的,教师间要有知识的交叉点,为该专业的培养目标相互靠拢,找到共同的兴趣的、合作点,一起碰撞。因此,具备艺术专业背景的教师,要不断提高自己艺术素养同时加强对技术的了解和学习;具备技术专业背景的教师,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术能力的同时加强艺术的了解和学习,提高自己的艺术素养;

3、加强数字媒体艺术教研室的教研活动。这一点非常重要。建立开展好教研室教研活动长效机制和鼓励机制,促进教师在教研活动分享各自的学习心得和教学经验,探讨在教学过程中遇到的教与学的问题,共同分享、分析和研究,这是集体相互学习,共同提高有效方式。也是不同专业背景,不同知识结构的人,相互向对方学习的机会。

4、健全专业教师再培训机制。在专业教师个人完善自身,充分发挥教研室的教与研交流活动的同时,高校还应当高度重视与健全现有的教师的再培训机制。上海戏剧学院在引进国内外高级人才的同时,提出了爬坡式教师人才培养机制,非常重视从现有的教师队伍中培养和选拔人才,让优秀教师的成长爬坡过程在本校,人才的事业的巅峰辉煌时期也在本校。这种方式特别适合于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师资队伍建设,应重视给专业教师更多的国内外深造、交流和学习的机会。

        结语

       进入新世纪以来,新媒体技术涌入戏剧,舞台美术连同整个戏剧发生着深刻的变化。由于互联网的出现,戏剧可以在任何地点发生,舞台也出现了去物质化的趋势。5这些现象说明,由于数字媒体媒体技术的介入,戏剧呈现出新的趋势、新的形式和特点。呼吁戏剧院校正确面对和迎接新形势,共同促进数字媒体艺术的更快更健康地发展,成为各院校新的专业建设亮点,与传统优势学科形成优势互补,促进融合,创作出反映当代人对世界体验和感受的戏剧艺术作品。

参考文献

           Steve Dixon. Digital Performance: A History of New Media in Theater, Dance, Performance Art, and Installation M.The MIT Press . January 30, 201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ew_media_art

           苗贵松、苗地.  从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看新媒体学科教学文化观 J .中国电力教育 2014年第2

           汪海波 王健荣. 概念创新是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可持续性发展的核心[J.  高等教育研究 2010年第8

           刘杏林.  舞台美术新思维三题 J 戏剧艺术 2015年第3

           Greg Giesekam. Staging the Screen:the use of film and video in theatre [M]. Palgrave macmillan. 2007

           Suan Broadhurst and Josephine Machon. Performance and Technology:Practices of Virtual Embodiment and Interactivity[M]. Palgrave macmillan . 2011

张敬平
研究 Research
2015年11月7日至9日,历经近十个月的筹备,上海戏剧学院联合歌德学院、柏林自由大学等机构共同举办了第四届国际专家工作坊
凯伦•罗宾逊(Karen Robinson)
画廊的墙面上是一块八角形投影面,上面布满米色毛绒小球。
理查德•芬克尔斯坦(Richard Finkelstein )教授的才华是多方面的。
随着计算机技术的不断发展,在西方的20世纪50出现了数字媒体艺术。
 
                                   
 
版权所有 2012-2014 上海戏剧学院 E演学刊 Copyright © 2012-2014 Shanghai Theater Academ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