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民族剧院《万尼亚舅舅》:现代情感的表达与失控 黄莎莉 -
布拉格民族剧院官网


    由米查尔·多西卡执导,马丁·丘斯劳斯克作为舞美设计的新版《万尼亚舅舅》,于620日在捷克布拉格艾斯特剧院完美收官。作为布拉格民族剧院的御用导演,米查尔·多西卡此前执导过非常多的经典作品,并获得过捷克文学基金奖、佩斯卡拉国际奖等诸多奖项。这部《万尼亚舅舅》带给观众非常大的惊喜,演出结束后,演员在观众火爆的掌声中不得不六次返场谢幕。


一、 小人物的悲歌


   
《万尼亚舅舅》是契诃夫最热演的剧目之一,故事讲述了勤勤恳恳半辈子的万尼亚和侄女索尼娅一直崇拜教授——已故去姐姐的丈夫,并心甘情愿勤勤恳恳工作,以支撑教授附庸风雅的生活开销。然而,退休的教授携年轻漂亮的新夫人的到来,却打破了这里平淡的生活,迷恋、渴望、痛苦不断被唤醒,这些人会如何面对和选择?

   
契诃夫的剧作总是充满了对小人物的悲悯、对衣冠堂堂之人的揭露,也充斥着对不平等建立的阶级意识的讽刺,在《万尼亚舅舅》之中,万尼亚和索尼娅及剧中所有人将实质上无爱的教授视为生活的意义,这种意义是虚妄的、奴性的,不平等的,而朴实、勤恳、善良,却不断遭到利用和压榨。

    
布拉格民族剧院的这版《万尼亚舅舅》并没有将重点放在剧中人对生活意义的错误追求和忍受上,而是以非常细腻的手法塑造了每一个人物丰满而交错的情感。因此,我们看到了一个情感粗旷、稚拙的万尼亚舅舅,在这个表面上看似情感泛滥的时代,他的存在才真的令我们感到真实。



二、 被压抑的自我和无法表达的情感



   
这版《万尼亚舅舅》丰满的人物形象非常值得称赞,人物之间交错的关系、人物行动潜在的性格流露、人物情感的内在依据等,这些细节构成了整部戏涌动的情绪,而导演的处理不着痕迹、全然着力于人物刻画,非常利落。



   
教授新夫人叶连娜一袭性感的短裙登场,她活泼大方、美艳动人,走到哪里都吸引着男人的目光。然而,在刻板的教授面前,她退去光彩、穿着一套睡衣,像个主妇一样无精打采为教授取药、听着他那些无用的话。她何尝不知道万尼亚和医生对她的追求,只是,她无法挣脱道德、更无法远离都市生活,她习惯了戴着假面的情意浓浓、却无法接受真的感情。在最后一场,她与医生的告别,她将用来装丈夫的药瓶的塑料袋罩在头上,隔着塑料袋亲吻医生,这层塑料袋同样是病态的礼教、扭曲的自我。


   
医生身着一件粉色衬衣,被塑造成了一个优雅的情场绅士,他深知如何与女人相处,却也不可避免深陷其中、眼神追随着叶连娜,在酒精催化下吐露心声。然而他对生活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也注定了他的恋情最终化为泡沫。爱慕着医生的索尼亚初登场时,戴着一副眼镜、身穿一件宽大的灰色连衣裙,既不起眼也不美丽,她和万尼亚一样,在沉闷的生活和压抑的状态中不会表达情感,他们如此笨拙、自感卑微,只能小心地守护自己爱慕的人。

   
大腹便便的万尼亚,体态壮实、棕色衬衣显得十分老旧,言行举止粗放、不拘小节,他的表白对比医生而言,显得更加粗鲁。当他拿着鲜花撞见了医生和叶连娜的恋情,他痛苦自己所爱女人的轻浮,却更痛苦她选择离开。他有着孩子气的天真,因此尽管不会表达、却依旧追求她,也默守着她的惊慌、没有说破她的出轨。他痛恨自己不能抓住爱情,也痛恨教授的虚伪,却终究选择维护她。


   
在这部剧中,人物对“情感表达的失控和无能为力,并不是抹去表达本身,而是以人物行动的隐藏动机,表现人物内心深处的欲望与现实的错位。万尼亚的悲情不仅仅展现了一个被生活的重负吞噬的小人物情感,也揭示了浮华社会中精神的缺失、沉迷自我利益的一群人,与他们相比,万尼亚虽然粗鲁,却有着真情实感,是一个真正的


三、 舞美隐喻与物尽其用



   
《万尼亚舅舅》意欲展现“期望、失望、愤怒、绝望这些情感,只不过当代人表现情感的方式更外化与激烈,他们意识到时间从指缝中溜走,因此,更期待以爱情去抗衡这一切。长达三个小时的演出并不使人生倦,整部戏的舞台节奏张弛有力。最后,在嗡嗡打字机作响中,什么都失去的万尼亚仅剩生活的重负,令观众痛心不已。

    舞美布景及道具与整个表演浑然一体,也是此剧非常精彩的原因之一。在这部戏中,角色的“表达”失控更需要借助舞台可视因素增强隐喻性,以此衬托人物的内在精神状态。

    第一幕的舞台上横放着一根树的主干,它自身既能构成室外这一场景提示,又具有极强的象征性:万尼亚的一生,正像是被锯倒的大树,它很原始、粗犷,而正是如此,它被用来做成承载他人重量的椅子。(在第三幕,这根树干被盖上了白布、插上椅背,成为了室内家具的一部分)而其后看似写实的室内布景,却真正做到了“物尽其用”,不仅提供了支点、增强了隐喻性,也以不同方式承载了舞台行动。甚至不夸张地说,没有一个道具孤立存在于舞台上。

    室内的这场戏中,叶连娜先是穿着睡衣提醒教授服药,右后方的玻璃药柜装满了药品,昭示了教授精神的缺失、他对妻子没有关爱、对为他付出的人没有怜悯。而左前方侧放的钢琴则被包裹上一层塑料膜,暗示了叶连娜被压抑的自我。而万尼亚对叶连娜的粗鲁告白,也与一场暴雨同时发生,舞台后方可推拉的玻璃门,采用背投映出倾斜的雨划过的痕迹,这也正如万尼亚的心境:唯一对生活的爱,对叶连娜的爱,已然是那么卑微,却连一丝慰籍也没有。

   
    
舞美道具的物尽其用,体现在将舞台上的日常物品戏剧化,建立其与人物行动的关联,并达到一物多用的功能。如窗帘的使用:喝醉的医生不经意扯下了窗帘,抱着它就睡着了,此处为索尼娅的告白做好了铺垫;而随后索尼娅向叶连娜吐露心声时,叶连娜将窗帘铺在地面立即构成了一个两个女人之间的小空间;在第三幕教授开家庭会议那场戏中,窗帘被升起、高达约6米,在暖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闪现灿烂的金色,以表现教授对利益的争夺,与此同时,被万尼亚撞见了出轨的叶连娜一直紧张地靠在窗帘前,试图用窗帘遮挡自己,万尼亚受到强烈的双重打击。

    无法忍受的万尼亚用锄头撬开了地板,里面放着的正是教授的专著。而锄头的使用,也强化了万尼亚劳动者的属性,当满屋子狼藉的地面和书仍然不能倾泻十几年来万尼亚的压抑,他真的很想一枪结束这一切,然而,落下来的只是窗帘,和一声狗叫。如死寂一般的短暂的静场,万尼亚悲怆地叫唤着狗的名字,(观众忍不住笑场,我认为这是导演设定)但他呼唤的难道不是自己死去的希望吗?

    在静默中,灯光暗去,一首歌响起,那是一个沧桑的男声唱着对离开的爱人的祝福,声音越来越大……

    在这部戏的高潮之前,导演和舞美埋下了很多伏笔,以视觉隐喻和行动酝酿了整部戏的感情,时而悲凉、时而又可笑,然而,最终才发现这正是导演高超的技巧。人生不正是在希望与失望之间行走的吗?那么,为什么不能强烈的表达我们的处境呢?

   万尼亚不断遭遇的戏弄,那不正是他的人生吗。他爱上一个女人,但几十年后当她嫁作他人了,他才有勇气表白;他心甘情愿地将教授视作偶像,却遭受压榨和轻视。但这部戏中,受到戏弄的万尼亚,愤怒地想打开仓库的门,然而医生却偷偷开启了升降开关,万尼亚却倔强地抓住仓门随着它一起升到半空。他并不是放弃自己的人生,他也想抓住什么,只不过未能得偿所愿。

    初听这首带有摇滚的《wild world》,其实让我心感焦躁,直到演出过半,随着万尼亚的悲切、落寞,以及悲愤再次出现时,我才深深明白这首歌的用意。导演用《万尼亚的舅舅》表现的其实是现代精神的荒凉,看似可笑、可怜的万尼亚,却爱得深沉,无论是他出于盲目崇拜的爱,还是出于美的爱。而无论是无爱的教授,还是蠢蠢欲动的叶连娜和医生,他们能表达却不露真心,而这一切,都揭示了现代情感中“表达”的失控状态。

(落幕时作者拍摄)

wild world》音乐链接:http://v.qq.com/boke/page/4/k/2/4kLdoOgg5L2.html

歌词翻译:如今我失去了你的一切\你说你想开始新的旅程\你的离开深深刺伤了我的心\宝贝,我伤心到了极点\如果你真的要走,请保重\我希望你带走一切美好的东西\把痛苦和悲伤统统留给我\宝贝,这是个狂野的世界\仅仅靠微笑很难\我会永远记得你天真的模样……

(剧照均源于布拉格民族剧院官网)

布拉格民族剧院官网
资讯 News
英国国家剧院历时五年精心打造的舞台剧《战马》,于2007年在伦敦皇家奥利弗剧院首次演出大获好评。
新场是一座有着近1300年历史的江南水乡古镇,全镇面积53.86平方公里,古镇风貌保护区域面积1.48平方公里
出生于巴西圣保罗的德国籍现代舞大师伊斯麦尔•伊沃,近期在上海戏剧学院举办了名为“身体博物馆”的大师工作坊
2015年是中英两国全面合作的黄金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于近期正式开启了对英国的国事交流访问
由米查尔•多西卡执导,马丁•丘斯劳斯克作为舞美设计的新版《万尼亚舅舅》,于6月20日在捷克布拉格艾斯特剧院完美收官。
 
                                   
 
版权所有 2012-2014 上海戏剧学院 E演学刊 Copyright © 2012-2014 Shanghai Theater Academy. All Rights Reserved.